第八章 入门弟子(《》)通过近半年的张狂修行后,韩立总算站在墨大夫跟前承受墨大夫的测验。张铁手脚无措的紧挨着韩立,这也难怪,韩立早已从他嘴里知道,他通过这近半年的修行,在这套口诀上毫无所成。韩立知道张铁对这口诀修炼的细心程度并不下与自己,他尽管比不上自己的那股不要命的张狂劲,但在此上面所下的时刻并不算少,必定称得上是脚结壮地,兢兢业业了。但古怪的是,这口诀对张铁没有发作一点点的作用,不管他怎样的下苦功在这上面都没有发作一丝的作用,看来这套口诀是和他没有什么缘分了。韩立的心里也忐忑不定的,并不怎吗结壮。他知道,这次张铁是十有八九过不去这个查核,而自己尽管在此上面有了一点点的作用,但也比他强不了哪里去。自己拼命的修炼,效果也仅仅让自己体内的古怪能量流比曾经旺盛了那吗一点,如果说曾经的能量流只要头发丝那吗细,那么现在它则变得有棉线巨细那么粗。但是这样能不能过的了墨大夫这一关,自己心里实在是没底,因而韩立不由得也把心说到半空中,有点忐忑不定,崎岖不安。“都预备好了吧,把你们的修行效果展示给我看看吧。”墨大夫眯起了双眼,做在太师椅上冷冷的看这二人。“预备好了。”韩立两人硬着头皮容许着。墨大夫慢吞吞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把那本形影不离的书放到了桌子上。“把手伸出来。”“运功给我看看。”墨大夫一只手捉住了张铁的右手脉门,令一只手放到张铁的丹田之上。过了一盏茶的时刻,才把双手从张铁身上收了回来,面无表情的细心上下打量了一番张铁。张铁满脸通红,把双手快快当当的放到了背面,把头也低了下去,不敢再看墨大夫一眼,他知道墨大夫必定已发觉,自己在这口诀上没有一点点的修炼效果,接下来估量就不会给自己好脸『色』看了。“该你了。”令人惊奇,墨大夫没有一点想要叱骂张铁的行为,仅仅眼里略微『露』出了一丝绝望的神『色』,一转脸来,又到了韩立跟前。墨大夫照常一把捉住了韩立右手的脉门。“好凉啊,冷冰冰的,一点也不像是活人的手。”韩立心里有些聒噪。墨大夫手上的皮肤有些枯燥,还布满了老茧,扎在韩立的皮肤上轻轻的有点刺痛,这是韩立被墨大夫的手捉住的榜首感觉。也许是受到了外来的影响,韩立体内的能量没等韩立自己动用就自行运转了起来,顺着奇经八脉,通过周身遍地的『穴』道,从丹田往头部,再往四肢,飞快的运转了一圈,又返回了丹田。这股能量一经运转,韩立皮肤上的那一点不适,也立马就消失了。“咦!”墨大夫情不自禁的口中叫出了声,看来是发现了韩立体内的那股能量。“快,再运转一遍口诀。”墨大夫脸上尽管想强忍着,不想喜形于『色』,但眼中那种流『露』出的张狂神『色』,仍是让韩立有些惊诧。“渐渐的来,让我细心瞧瞧。”墨大夫紧接着又加上了一句,平常一向冷冰冰的语调也变的短促起来,把另一只手放到了他的丹田上。韩立感到墨大夫的双手有点轻轻发颤,看来他心里十分激动,便依言又让体内的能量运转了一遍。“不错!不错!便是这种感觉,便是这种我想要的东西。没有错!不会错的!哈哈……”墨大夫通过一番细心心细的的查看后,再也不由得放声大笑起来,他双手死死的捉住韩立的双肩,眯着的眼睛也瞪大了,紧紧地瞪着韩立,像是在看一件世上罕有的奇珍异宝,目光中好像还流『露』出几丝张狂的神态。韩立耳里不断地传来墨大夫一声接一声的哈哈大笑声,感到双肩被抓的有点痛,再看到他脸上流『露』的张狂神『色』,心里不由惧怕起来。“好,很好。”墨大夫从韩立脸上的神态,看出了他有点惊骇,才意识到自己太有些失色了,马上中止了自己的大笑。“今后也要像现在这样尽力,从今日起,你便是我的亲传弟子了。”他铺开双手,又拍了拍韩立的肩头以示鼓舞。墨大夫脸上又康复了以往的安静,好像方才一切的张狂行为都从未发作过,仅仅从他那偶然看向韩立的热切目光中,才干察觉到他现在其实仍处在振奋之中。“至于你……”墨大夫总算又把目光落到了张铁身上。张铁早已被方才所发作的事给惊呆了,见墨大夫把言语转向了自己,这才惊醒了过来。想到查核不过,就要被赶下山这个严峻实际,张铁看向墨大夫的目光,不由『露』出苦苦哀求的神『色』。“你资质不可啊,这么长的时刻,居然一点东西也没能练出来,做我的弟子实在是有点勉强了。”墨大夫不断的摇着自己的头。张铁的心,也跟着他的摇头,不断的往下沉。从墨大夫的言语中,两人都听出了他不想收下张铁的意思。但忽然间,墨大夫好像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工作,望向张铁的目光『露』出了古怪的神态。“但是我方才查看了你的根骨,还有一种心法比较合适你,不知你可愿意跟我学。”墨大夫的话锋忽然的一转,居然有了让张铁过关的意思。张铁一听,那有不愿意的意思,当场就容许了下来。“好,很好。你二人下去吧,明日我再传你们新的心法。”能够看出墨大夫的心境现在很不错,又一个“好、很好”信口开河。韩立二人相互看了对方一眼,都觉得今日的测验是好事多磨,山穷水尽,两人居然都通过了查核,这让两人觉得很欣喜。

Back to Top